国际风险管理培训-j9九游会官网

近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国家外汇管理局联合发布惩治涉外汇违法犯罪典型案例。国家外汇局管理检查司负责人表示,随着金融科技和网络通讯手段发展,当前外汇违法犯罪呈现出三个新的趋势和特点。

一是资金跨境转移更加隐蔽。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更多采取跨境“对敲”模式,境内划转人民币,境外划转外汇,境内外资金独立循环,有意逃避监管视线。

二是资金交易更加快速庞杂。银行卡、pos机、网络支付等支付结算工具便捷、高效,不法分子在全国范围内多银行、多层账户间清洗、分散、聚合资金,虚拟货币等新型支付手段更增加了资金划转的隐匿性。

三是非法信息发布传播“社交媒体化”。社交网络、直播平台充斥大量信息,境外网站、聊天软件提供私密交流工具,不法分子通过公开和私密联络发布非法资金兑换招揽广告,对接非法交易,被打击封堵后,在极短时间内更换网址卷土重来。

该批典型案例共8件,案例对解决检察办案中指控证明犯罪难题具有重要指导意义。例如,正确把握非法买卖外汇刑事案件的证明标准,进一步提高引导取证、证据审查能力,以查清境内资金流向为重点,紧盯关联账户,全面审查银行流水、通讯记录等客观证据,结合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等言辞证据,在关联比对分析的基础上还原非法买卖外汇行为模式,准确认定案件事实。本篇带来张某群、吴某锐等人非法经营、骗取出口退税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

【基本案情】

张某群、郑某华、王某,分别系常州市宝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某公司”)等公司实际负责人、经营管理人、财务会计。

顾某杰,上海乐某供应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某公司”)外贸部经理。

吴某述,从事个体外贸经营。

吴某锐、马某建,分别系香港顺某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某公司”)等公司实际负责人、员工。

龚某森,江西彭某咨询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彭某公司”)等公司实际负责人。

(一)骗取出口退税

2018年7月至2019年11月,张某群与郑某华等人实际控制、管理的宝某公司等,以价值低的翻译机、陀螺仪等电子产品冒充高价值货物,串通具有出口经营权的乐某公司顾某杰共同骗取出口退税。

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宝某公司等将上述电子产品以虚高价格销售给乐某公司,并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顾某杰通过乐某公司,与张某群等人通过吴某述联系的吴某锐签订虚假购销合同,进行报关出口,并由吴某述负责将货物运输至马来西亚、泰国等地作为废品处理。在资金方面,张某群先将人民币汇至吴某锐控制的境内账户,再由吴某锐通过控制的境外公司将对应的美元汇至乐某公司,作为虚假购买出口产品的货款。顾某杰通过乐某公司结汇,在申报并骗得出口退税款后,按宝某公司等开具发票的票面金额向张某群方付款,形成资金闭环。经查,张某群等人通过前述方式共骗取出口退税人民币3663余万元,吴某述、顾某杰均从中获取非法利益。

(二)非法经营

吴某锐伙同马某建按照事先约定,在境内收取张某群等人支付的人民币,在扣除佣金后再将其境外贸易获取的美元或从他人处购得美元,通过实际控制的顺某公司等境外公司作为虚假出口购货款转账至乐某公司,完成人民币与美元的跨境非法兑换。经查,吴某锐等人非法兑换人民币1.8亿余元,违法所得18万余元。

(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

在虚假出口同时,张某群与郑某华为宝某公司等虚增增值税进项抵扣,安排财务会计王某,在没有实际业务往来情况下,让龚某森实际控制的彭某公司等10家公司虚开522份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5625万余元,税款318万余元。

2021年9月22日,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以骗取出口退税罪,判处张某群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八百万元;判处郑某华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百万元;判处吴某述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判处顾某杰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以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龚某森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五万元;判处王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以犯非法经营罪,判处吴某锐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五万元;判处马某建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宣判后,张某群、龚某森等人提出上诉。2022年2月8日,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办理过程】

(一)提前介入

江苏省常州市公安局武进分局立案侦查后,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检察院(以下简称“武进区检察院”)应邀提前介入,建议公安机关围绕虚构外汇资金流、自卖自买骗取出口退税开展侦查取证。(1)全面查清非法买卖外汇链条上的全部犯罪事实,明确各行为人在犯罪链条中充当角色和所起作用,要求对该案所涉及的骗取出口退税、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等犯罪行为一并查处。(2)梳理张某群、吴某锐等人控制的用于实施犯罪的账户资金流向,结合即时通讯工具聊天记录等证据区分正常经济往来和非法资金往来,做好资金分类统计工作,查清非法买卖外汇金额及违法所得。(3)查清骗税具体过程,围绕货物流,全面调取宝某公司等原材料进货单,摸清生产工艺及成本,查明关于出口货物的加工过程、价值、用途、去向;围绕资金流,查明涉案资金的来源、人民币与美元兑换的过程、骗得税款的去向、各环节的非法获利情况;围绕发票流,查明宝某公司等进项抵扣增值税专用发票来源,与上游开票公司是否存在真实货物往来。(4)查明吴某锐等人是否构成骗取出口退税共犯,围绕吴某锐等人对外贸易既往交易习惯、是否明知货物具体去向等,调取相关证人证言以及即时通讯工具聊天记录。

(二)审查起诉

2021年2月26日,江苏省常州市公安局武进分局以张某群等人涉嫌骗取出口退税罪、龚某森等人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吴某锐等人涉嫌非法经营罪移送起诉。

武进区检察院经审查后认定,张某群等人通过实际控制的宝某公司等,以低劣电子产品作为出口“道具”,让他人为自己虚增增值税进项,再串通乐某公司外贸部经理顾某杰,通过乐某公司实施虚假货物出口,骗取国家出口退税款,数额特别巨大。张某群、吴某述、顾某杰等人均构成骗取出口退税罪,且系共同犯罪。

对于骗税资金流关键环节的吴某锐等人,武进区检察院经审查认为:一是虽在案证据不足以证实吴某锐等人构成骗取出口退税罪,但其境内收取本币、境外兑付外币的行为属于非法买卖外汇行为,应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且属情节特别严重。二是因涉外证据难以固定以及汇率变化,导致以吴某锐等人支出的美元作为非法经营数额难以精确认定,且张某群、吴某锐等人控制账户多达70余个,二人对控制账户资金情况供述模糊,犯罪数额难以认定。检察机关调整证据审查思路,以吴某锐所收人民币金额作为认定基础,比对从张某群处扣押的账本所记载的汇兑支出记录,与从各行为人手机提取的汇兑转账截图,结合吴某述、吴某锐等人的供述,认定吴某锐接收的张某群转账钱款均用于非法汇兑,且能够排除系其他经济往来。

2021年3月25日,武进区检察院以张某群等人构成骗取出口退税罪,龚某森等人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吴某锐等人构成非法经营罪向法院提起公诉。

【典型意义】

1.查清资金用途,依法认定非法买卖外汇数额。非法买卖外汇数额通常因涉外证据难以固定、利率变化、交易信息庞杂等因素而难以精准认定。检察机关应注重梳理行为人控制账户的资金流向,引导侦查机关根据取证情况做好资金分类统计工作,综合银行流水、聊天记录、言辞证据等,准确认定非法经营数额。对于境外外币资金难以查证情况下,有证据能够证明境内账户收取的人民币资金均用于非法兑换外币的,应当直接按照境内人民币交易数额认定为非法经营数额。

2.全面取证,全链条打击金融外汇犯罪黑灰产。非法买卖外汇通常为骗取出口退税、电信网络诈骗、网络赌博、洗钱等犯罪行为的关键环节,成为滋生黑灰产业的土壤。办理相关跨境犯罪时,要注意审查发现非法买卖外汇犯罪线索。外汇行政执法要聚焦涉嫌违法违规资金流,发挥跨境资金监测分析优势,严厉查处利用境外关联公司虚假结汇、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等外汇违法违规行为。检察机关在办理此类案件时,要坚持全链条一体化打击,围绕资金来源、去向、用途等全面引导取证、加强证据审查,尽可能查清犯罪链条上的全部犯罪事实。

避免损失是一种收益;在业务中去掉风险,把握机会促成交易对企业是一个发展机遇。中国是个国际贸易大国,外贸对国家的经济贡献举足轻重,我们有很多企业直接依赖于国际贸易。国际贸易虽然可以作为一个单独的学科,但在实际操作中,并不是一个单独的行业。由于涉及面广,风险无处不在,有内在的,也有外在的。国际贸易从业人员不能仅仅盯着促进业务订单而忽视了风险的存在。尤其在现阶段国际分工的变化直接导致了中国出口企业的订单相对减少,我们不能不把握好每一次来之不易的业务机会。 “当方向错了,停下来就是前进”。如何识别国际贸易风险,驾驭这些风险,为我们的国际贸易事业保驾护航。为此企业必须提高进出口贸易人员的整体工作技能,比如参加一些务实的贸易培训课程,推荐参加世商管理的系统外贸培训班,网址:wtt6.com。因为他们的培训专家都是国内顶尖权威的,外贸及关务工作经验丰富,值得信赖!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络!
如果在外贸工作中有不清楚的可以向世商管理刘希洪专家咨询,我们20多年专注企业供应链安全管理培训,涉及国际贸易、关务培训,aeo认证、海外营销、进出口实务、海关新政、商品归类、人力资源、生产管理、战略采购、供应链物流、中高层管理,通用管理等。提供企业内训和公开课及咨询辅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