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形势未来“一带一路”上打造全球经济新增长极 -9游会

9月16日至19日,第20届中国—东盟博览会和中国—东盟商务与投资峰会在广西南宁举办。本届东博会以“和合共生建家园,命运与共向未来——推动‘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和打造经济增长中心”为主题,其间首次举行“制度型开放:区域经济发展新格局”主题边会,来自东盟国家的参会代表就稳步扩大区域内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等制度型开放进行深入探讨和交流。

中国贸促会会长任鸿斌出席中国—东盟商界领袖论坛暨纪念峰会20周年大会开幕式并致辞。任鸿斌表示,中国贸促会愿与东盟国家一道深化区域工商界合作,做实工商合作机制,加强成员单位之间的常态化合作,为双方企业提供精准服务;拓展绿色合作空间,鼓励引导中国与东盟工商界探索新能源汽车、光伏、绿色金融、智慧农业等领域务实合作;深化产业链供应链合作,从工商界角度参与中国—东盟自贸区3.0版建设,持续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加强rcep推广实施,帮助双方企业充分享受协定政策红利。欢迎东盟工商界积极参加中国贸促会将于11月28日至12月2日在北京举办的首届中国国际供应链促进博览会。

东盟工商界人士期待借助东博会平台,与中国进一步开展经贸合作。“东盟中国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代表着更加紧密、更高层面和更广领域的合作。中国通过‘一带一路’项目、国际产业链供应链合作、中国—东盟自贸区各项优惠利好政策等,切切实实发挥了对东盟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东盟与中国携手发展、实现共同繁荣是东盟人民的期盼。”印度尼西亚中华总商会总主席张锦雄表示。“老挝国家工商会高度支持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3.0版建设,扩大在数字经济和绿色经济领域的合作,探索新的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措施,按时间表抓紧做好rcep落地实施工作。老挝将从中国—东盟自贸协定的数字经济发展中受益,并准备沿着这一框架推动老中数字化投资和贸易项目。”老挝国家工商会会长苏万那冯说。

东盟是全球经济增长高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显示,今年东盟创始五国的年均经济增速达到4.6%,比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平均增速高出0.6个百分点,比发达经济体高出3.1个百分点,仍属于全球经济增速较高的区域。除了中国和印度之外,东盟的年均经济增速高于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经济体。

“中国和东盟国家山水相连,文化交流密切。在‘一带一路’伙伴中,东盟和中国联系最为紧密。”商务部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张建平对《中国贸易报》记者表示,中国与东盟共建“一带一路”是整体“一带一路”建设进程中的典范,中国和东盟过去十年投资规模逐渐扩大,东盟贸易的迅猛增长离不开与中国的经贸合作。

东盟秘书处数据显示,自2010年起,中国已连续13年保持东盟最大贸易伙伴地位。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和东盟的双边贸易额达9753亿美元,东盟已连续3年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和东盟也互为重要的投资来源地和目的地。中国商务部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中国同东盟国家累计双向投资额超过3800亿美元,在东盟设立直接投资企业超过6500家。

“总体而言,东盟国家除了新加坡和文莱,其他国家都是典型的发展中经济体,存在改善基础设施、加快工业化发展、参与国际经贸分工以及融入全球供应链合作等迫切发展需要。当前,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东盟之间经济的互补性非常强,这是因为相互合作有利于满足彼此的发展需求,也有利于共同实现2030年全球可持续发展目标。”张建平说。

广西民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胡超表示,从传统贸易数据来看,中国在东盟总体进口中的份额显著上升,2017年至2022年从20.2%提升至24.7%。从增加值数据看,2017年至2021年,东盟进口增加值当中中国占比从14.5%上升至19.1%,中国与东盟的经济联系显著增强。其中,中国与东盟国家的中间品贸易往来明显增加,尤其是中国与东盟国家在中游、下游的中间品贸易越来越重要。

胡超认为,在新一轮科技革命推动下,中国与东盟国家在消费电子等领域具有较大的合作空间。因为消费电子产品本身结构较为复杂,不同零部件具有不同的要素密集度特征,这为中国与东盟国家发挥各自要素和技术优势、深入合作提供了可能。近年来,随着产业的不断升级,中国有部分产业,如纺织服装产业的中下游转移到了东盟国家,但消费电子产业主要是下游的组装环节间隙性转移到东盟国家。因此,中国与东盟国家在消费电子产业的中间品贸易会进一步扩大。从增加值贸易的角度看,东盟国家出口额中包含的中国的增加值会越来越多。有数据表明,在东盟国家出口获得的增加值当中,约有20%来自国外。其中,中国占比从2007年的1.6%上升至2021年的4.7%,几乎增长了2倍。

未来,中国西部地区的广西、云南等省(区、市)与东盟国家经贸合作往来将愈加密切,胡超建议,可以通过共商共建共享,充分开发利用边境资源,扩大沿边开放,创新合作模式,将边境自然资源加之转化为经济价值。此外,要充分利用西部陆海新通道开通的机遇,通过制度规则标准等对接,深挖双边特色资源潜力,扩大西部省(区、市)与东盟国家贸易额,满足彼此需求。如马来西亚“猫山王之乡”牵手广西北港集团,将东盟榴莲搭“快车”直供中国就是很好的例证。中国西部省(区、市)可以通过扩大与东盟国家人文交流,增进民心相通,为经贸合作提供支持。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络!
如果在外贸工作中有不清楚的可以向世商管理刘希洪专家咨询,我们20多年专注企业供应链安全管理培训,涉及国际贸易、关务培训,aeo认证、海外营销、进出口实务、海关新政、商品归类、人力资源、生产管理、战略采购、供应链物流、中高层管理,通用管理等。提供企业内训和公开课及咨询辅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