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贸易战略脱钩计划会延缓电动汽车的转型吗? -j9九游会官网

当地时间3月15日,美国国会授权拨款5.85亿美元,以支持密歇根州三家动力电池工厂建设,其中包括福特汽车与宁德时代的合作项目。福特汽车与宁德时代在美国密歇根州建设的磷酸铁锂电池工厂,总投额为35亿美元。

对于福特汽车与宁德时代的合作,美部分政客发出了抵制的声音。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马尔科·卢比奥表示,此次合作“只会加深美国对中国电池技术的依赖”,并且要求拜登政府审查其中的技术转让条款;撰写《通货膨胀削减法案》的美国参议员乔·曼钦表示,“完全反对”宁德时代通过与福特汽车的合作从而获得美国的补贴。

1、随着整个汽车产业以及美国政府坚定地支持向电气化转型,在美国的主要汽车制造商已明确承诺在这一个或下一个十年逐步淘汰内燃机乘用车,转而生产零排放汽车替代品。

2、美国汽车制造商均认识到了东亚在汽车电池产品领域的重要性,然而华盛顿方面对这种动态的情形则有着自相矛盾的理解,美国政府一方面持续激励电动汽车的发展,然而另一方面却阻碍与上述重要地区的贸易往来。

3、出于对国家安全的考虑,美国国会已经提议并通过了一些对境外在美投资有负面影响的法律,尤其是针对来自中国的投资。

多年以来,美国汽车制造商没有与亚洲一样参与向纯电动汽车的方向发展,这使中国的汽车制造商以及供应商得以开发其技术并在电气化领域站稳脚跟。北美汽车三巨头——尽管由于亚洲国家的电气化发展已开展多年并且美国的立法者对从石油到电气转变的不支持而处于明显的劣势,相继决定加入这场电气化游戏。2021年8月,拜登总统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呼吁汽车制造商制定目标,计划到2030年在美国生产的50%的新车实现零排放。至此,2022年是从内燃机向电池电动汽车转型的不平凡的一年。

随着整个汽车产业以及美国政府坚定地支持向电气化转型,在美国的主要汽车制造商已明确承诺在这一个或下一个十年逐步淘汰内燃机乘用车,转而生产零排放汽车替代品。这些汽车制造商的战略蓝图包括:stellantis的《dare forward 2030》,福特汽车的《新电池容量计划》以及通用汽车的《全电动未来计划》。甚至一些一直涉足电气化浪潮的日本的汽车制造商也开始质疑混合动力的未来。

随着美国的汽车制造商逐步走向交通电气化,来自东亚的电池和相关零部件的供应商在拜登总统电气化目标的推动下发挥着重要且不可或缺的作用。2022年是这些海外电池制造商在美国车市大放异彩的一年。随着福特汽车最近宣布与宁德时代就先进的lfp动力电池签订合作合同,显然华盛顿方面期望单独生产动力电池的心态在短期内是不现实的,而且这样的心态对于一个依赖于电池全球供应链数十年的汽车产业也来说也是不健康的。来自亚洲的其他知名电池供应商的足迹也正在美国布局。

2022年5月,stellantis 和三星宣布在印第安纳州成立一家电动汽车电池厂的合资企业。2022年10月,本田和 lg energy solution 联合宣布投资 35 亿美元在俄亥俄州建设一家合资电池工厂。2022 年 11 月,松下能源开始在堪萨斯州建设新的锂电池制造工厂,特斯拉是其主要客户。2022年12月,sk innovation宣布与福特汽车在肯塔基州的电池制造园区破土动工。此外,通用汽车还做出了与 lg energy 合作开发 ultium ev 平台的重大承诺,通用汽车希望通过该平台巩固其作为电动汽车制造商的领先地位。

上述所有消息都说明了一个不可回避的事实,即汽车制造商均认识到了东亚在汽车电池产品领域的重要性,并且承认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仍是支持美国电动汽车发展的关键地区。然而华盛顿方面对这种动态的情形则有着自相矛盾的理解,美国政府一方面持续激励电动汽车的发展,然而另一方面却阻碍与上述重要地区的贸易往来。拜登总统的第14037号行政命令标志着美国政府电气化计划的开始,同时美国国会也积极推动立法的进程。拜登总统于2021年11月签署《基础设施投资和就业法》,该法拨出75亿美元投放在电动汽车充电桩的建造,其中50亿美元将用于电动汽车充电补助计划,剩余的25亿美元用于建造充电站。之后在2022年8月国会通过了《降低通胀法案》,该法案拨款约3,740亿美元用于气候以及能源方面的支出,其中包括对北美电动汽车采购和制造的税收抵免。这些税收抵免的条件是从北美地区采购的制造电池的关键矿物和组件需要达到一定的百分比——该法案下采购的具体要求和可行性仍有待确定。

汽车制造商们明白,围绕这些税收抵免的政策必须认识到电动汽车行业动态的重要性。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日本和韩国的汽车制造商们建议在这些政策下对电动汽车的税收抵免政策采取“灵活的思维”,包括需要考虑到电池供应本土化的速度。尽管美国的汽车制造商们正在加速从矿产勘探、采矿到回收的电池供应链的垂直整合,但要供应一个快速转向全电动汽车的市场还需要时间。在此之前,业界普遍认同东亚在供应链上下游的电池生产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事实上,当今排名前 10 位的电池生产商都来自东亚。

十大电池生产商

2022年的市场份额

catl (chinese)宁德时代– 中国

34%
lg energy solution (korean)lg集团– 韩国

14%
byd (chinese)比亚迪– 中国

12%
panasonic (japanese)松下– 日本

10%
sk innovation (korean)sk 创新– 韩国

7%
samsung sdi (korean)三星– 韩国

5%
calb (chinese)
4%
guoxuan (chinese)国轩– 中国

3%
sunwoda (chinese)欣旺达– 中国

2%
svolt (chinese)蜂巢能源– 中国

1%
source (数据来源): https://www.visualcapitalist.com/the-top-10-ev-battery-manufacturers-in-2022/

随着美国汽车制造商与东亚供应商合作生产电池、模块和电池组,他们实际上正在实现前任总统特朗普执政时期的一项目标:即实现本地化生产并为美国创造就业机会。然而即便如此,一些美国政客仍然继续不看好这些合作。2022年12月,弗吉尼亚州州长拒绝为福特汽车和宁德时代在弗吉尼亚的电池厂项目提供政府激励计划的支持,理由是担心福特汽车会成为中国的幌子。事实是,福特汽车完全控制了整个项目,并且该项目的投资超过30亿美元且将提供2,500个工作机会。

拒绝这个机会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但这并不是单一事件。事实上,另一些州长、国会成员以及州立法者们继续将这些来自中国的投资项目与中国联系起来,一些州甚至通过立法禁止海外公司拥有该州的不动产。这与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日本在美投资发出的警告非常相似。出于对国家安全的考虑,国会已经提议并通过了一些对境外在美投资有负面影响的法律,尤其是针对来自中国的投资。许多读者们都熟悉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在审核境外企业在美经营方面发挥的作用,但是如今在国会不乏针对东亚国家投资的提议法案。例如,拟议的《2021年美国关键矿产独立法案》旨在减少对来自东亚的关键矿产的依赖。虽然对“关键矿产”的定义尚未明确,但是《全球关键矿物清单》包括了生产电动汽车电池不可或缺的锂、镍、钴和其他稀土元素。再例如,美国已与刚果民主共和国和赞比亚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共同开发电动汽车电池供应链。刚果民主共和国生产世界上 70% 以上的钴,赞比亚是世界第六大铜生产国和非洲第二大钴生产国。

尽管美国政府呼吁与中国脱钩,国内外民族主义情绪高涨,但贸易和工业仍在继续前进。继拜登总统和习近平主席于2022年11月在印度尼西亚举行会晤后,世界上最重要的经济关系终于回到了全球贸易的谈判桌上。2023年1月18日,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在瑞士会见中国首席贸易谈判代表刘鹤,双方同意加强坦诚交流。

虽然美国走向电气化独立的步伐是明确无误的,但业界意识到这是一场马拉松,而不是短跑。在美国加强其电池勘探、采矿、研究和制造能力之前,东亚将在美国向全面电气化的过渡中发挥重要作用。随着国外供应商继续通过投资和技术扩大在美国的业务,他们正在为美国带来可观的制造能力和就业机会,这不可避免地支持美国汽车工业向纯电动汽车的过渡。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络!
如果在外贸工作中有不清楚的可以向世商管理刘希洪专家咨询,我们20多年专注企业供应链安全管理培训,涉及国际贸易、关务培训,aeo认证、海外营销、进出口实务、海关新政、商品归类、人力资源、生产管理、战略采购、供应链物流、中高层管理,通用管理等。提供企业内训和公开课及咨询辅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