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贸区是美国回岸企业合法的“避税天堂” 或以不同方式影响航运业 -9游会

美国政府在税收和监管方面的削减促进了回岸(reshoring,即制造业回归),但不断上升的关税可能会降低美国制造业的吸引力。
美国国家外贸协会(naftz)主席艾力克·奥特表示,虽然该组织没有专门追踪回岸数据,但在某些行业已经出现了回岸趋势,而自贸区对那些考虑回岸业务的人来说,可能是一个有吸引力的工具。
他说:“与美国以外地区的制造业相比,在某些情况下,自贸区项目的关税优惠大大降低了美国区内制造业的成本。如果出口是制造业的一部分,那么如果你从自贸区出口,就可以享受额外的关税优惠。”
圣何塞自贸区第18区的国际项目经理乔·黑吉士说,自贸区是回岸、制造业或整个贸易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当然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项目,为外资企业建立设施,像日本和德国的汽车制造商一样,他们也在进行外国直接投资。
他指出,许多进入自贸区的材料实际上是在美国生产的,并在制造过程中与进口材料结合在一起。
美国对外贸易区委员会(u.s. foreign trade zones board)编制了一份年度报告,对自贸区内的仓库分销和生产活动进行了统计审查。它根据输入的货物是外国的还是国内的,列出了进入该区域的货物的价值。(委员会注意到,国内商品既包括国内原产商品,也包括在进入自贸区前已缴纳关税的外国原产商品。)
2016年,在美国自贸区生产的产品的国内生产总值为2779亿美元,相当于外国产品总值的72%,而外国产品总值为1082亿美元。在仓储和配送活动中,只有48%的低比例来自国内。
自贸区是美国回岸企业合法的“避税天堂” 或以不同方式影响航运业
位于加州弗里蒙特(fremont)的洛克物流(rk logistics)总裁洛克•马南(rock magnan)表示,他的公司最近一直在与科茨合作,寻找更多可以从ftz中获益的制造商。
他表示,rk的一些客户利用所谓的“反向关税”自由贸易协定。当制成品的某个组成部分需要缴纳高额关税,而产成品则需要缴纳较低的关税,或者根本不需要缴纳关税时,就可以使用这种方法。
举个例子,马南说他的公司在弗里蒙特的自贸区里组装电动滑板,从中国进口滑板,从日本进口电池。锂离子电池的税率为3.4%,而组装好的滑板在离开该区域进入美国时是免税的。
同样,rk将特斯拉model s的电池存放在自贸区中,然后根据需要将电池送到位于菲蒙市的组装工厂,该工厂设在第18自贸区的一个分区。一旦并入汽车中,为特斯拉汽车提供动力的电池就不会受到美国关税的限制。
rk最大的客户lam research,一家生产半导体设备的公司,也位于18自贸分区。从国外进口的零部件可以免税存放在免税区里。除非它们进入美国关税地区,否则不缴纳关税。例如,如果它们被运往亚洲或欧洲的客户,关税或申请退税的复杂程序就可以避免。因此,自贸区是全球备件运营的理想选择。
奥特说,特朗普让关税事情变得复杂。特别是在钢铁和铝等投入量大的行业,关税确实提高了美国制造业的成本,也包括自贸区内。这是因为钢铁和铝在3月份征收的第232条关税(分别为25%和10%)中仍然适用于进入自贸区的货物。
奥特表示,如果出口,企业可以免除关税或要求退税,但是区域不能提供各种关税的安全港,包括第232条关税。
例如,在自贸区的制造商之一宝马汽车,为了保护中国市场,它可能不得不将部分生产从南卡罗来纳州转移至中国,以避免美国对钢铁和铝征收关税,以及中国对美国出口产品征收报复性关税。
当制造商将产品从自贸区转移到美国时,需要填写一份输入文件,列出最高价值输入的原产国。
假设一个301关税纳税对象的产品是在自贸区中生产的。该产品可能有30个部件,一些在美国制造,一些在国外制造。但当该产品离开自贸区进入美国市场时,制造商需要填写一份输入文件,列出最高价值输入的原产国。
奥特说:“令人担忧的是,这可能意味着美国制造的最终产品是中国产品,并须缴纳301条款关税,仅仅因为最高价值的输入碰巧来自中国,即使它不是301关税纳税对象,或者只是自贸区最终产品价值的一小部分。”
奥特说:“我们正在努力纠正这种情况。我们认为国会或其他任何人都不会打算对美国制造的产品征收关税。”
回岸对航运业的影响
专门向航运业提供贷款的丹麦船舶融资公司(danish ship finance)表示,回岸或近外包(near-shoring)可能以不同方式影响集装箱航运业的各个领域。
自贸区是美国回岸企业合法的“避税天堂” 或以不同方式影响航运业
今年5月版的《航运市场评论》(shipping market review)指出:“机器人和3 d打印技术减少劳动力在生产过程中的作用,使生产更接近市场,缩短供应链,减少集装箱运输,这可能对船公司长距离运输货物产生负面影响。但是另一方面,更多的区域化生产可能会增强短距离海运,并支撑对支线船舶的需求。”
加州圣何塞市(san jose)专业从事电子制造的代工制造商piranha ems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理查德•沃卡普质疑当今关于生产地点的决策在多大程度上与贸易和税收政策有关。沃卡普相信人们已经习惯了把制造基地设在海外。他质疑一些公司是否真的知道他们产品的实际到达成本。他认为一些会计系统没有正确地认识到这些成本。
《供应链管理评论》(supply chain management review) 2009年发表的一篇论文质疑:“离岸外包仍然有意义吗?”它认为人们感受到低成本国家的生产价格比在岸生产产品的价格低25%至40%。但是它得出的结论是:“人们认为离岸外包的优势可能从未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显著。”
这篇论文说:“当考虑到采用稳健的总成本模型计算离岸外包的‘全成本’时,实际成本优势可能从来都不会超过15%。对于某些产品而言,甚至只有5%。”
沃卡普说,美国“仍然是世界上生产产品最有效、最高效的地方之一。中国大陆制造商把劳动力当作一种资源,并把制造业分解成许多小步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络!
如果在外贸工作中有不清楚的可以向世商管理刘希洪专家咨询,我们20多年专注企业供应链安全管理培训,涉及国际贸易、关务培训,aeo认证、海外营销、进出口实务、海关新政、商品归类、人力资源、生产管理、战略采购、供应链物流、中高层管理,通用管理等。提供企业内训和公开课及咨询辅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