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海关稽查 -9游会

1990年代后期,走私之风猖獗到使高层认为有“亡党亡国”之虞。组建一支专司稽查走私的警察队伍的动议提上日程。这就是后来的海关稽查局。
买得起游艇还搞走私?
关于走私,有些观念还处于似是而非的阶段。2005年,一家意大利游艇的北京代理商向一位浙江客户推销他享誉世界的游艇产品,当对方还价的时候,这位代理商娴熟地说,有一个办法可以帮对方以更低的价格 获得进口游艇,但这个办法不是降低售价,而是由他出具一张比实际售价低的假发票。有了这张假发票,他们就可以避开中国海关针对私家游艇这类奢侈品所征收的高额关税 。逃税所得即是客户在这笔交易中省下来的费用。这个代理商说得如此轻描淡写,并且明言,这是他所从事的行业里普遍存在的现象。诱惑与侥幸心理相结合,游艇的买家立刻接受了这个当时他们认为是双赢的好办法。同年11月,游艇运抵上海,报关单提交到上海海关,上面所填写的游艇价格如此之低,以至于审单关员很快就怀疑上了这桩交易背后还有更多的情节。他们要求代理报关的公司出具游艇的保险单,结果发现保单和报关单上的价格不相符。这样一来,逃避关税的马脚很快就现出原形。这一线索迅速被转移到了上海海关缉私局外港分局,并且第一时间受到了后者的重视。外港分局兴奋地看到,一条利令智昏的鱼正因为胆大妄为游入渔夫的网中。
像大多数堪称经典的案例一样,这样的案子之所以能够发现和告破,除了海关对走私的高压势态,还有一些幸运的因素。这笔游艇生意中采取的低报价格以逃避关税的手法并不鲜见,和许多大案要案相比,涉案数目也称不上巨大,它的典型之处在于案情中暴露出来的人性的贪婪本色,以及破获一件走私案件所具备的戏剧性。外港分局接到这条线索的时候,他们之所以感到兴奋,是因为许多走私案件都存在进出口商人和报关代理相互勾结的情况。如果这笔游艇买卖同样如此操作的话,一旦海关向报关公司索要交易的原始票据,很有可能会使得存在非法避税行为的贸易商心生警惕,并且很快销毁票据——这往往会给下一步的侦查增添巨大的麻烦。但游艇代理商的报关代理向海关提交的,恰恰是一份和报关单据上的商品价格相去甚远的真实票据,使得这个案子获得了突破的重要契机。
缉私警察并没有立刻去抓捕嫌疑人。他们预计到这笔交易很有可能牵扯出一系列类似的存在逃避关税情形的游艇交易,过早采取强制行为也许反而会打草惊蛇。围绕这个代理商的私人行踪和生意往来,缉私警察做了许多相当复杂而细致的调查,从保单上的一个传真号码开始顺藤摸瓜,由此找出了代理商及其客户,以及数名在交易中充当桥梁的人物。当这些人的行踪全部落入警方的掌握之后,外港分局制定了统一的行动方案。在抓捕之前,一些意外情况也曾使得行动时间延迟,但最终,在同一个时刻,这些嫌疑人分别在北京、上海等地同时被控制起来。随后的调查显示,缉私警察之前的判断不虚。在游艇代理商随身携带的单据上,他们发现了另一起交易的真实票据。票据上标示的游艇价格,都高于这些游艇进口时向海关报关的报关单上的价格。
仅案发一例,这个代理商所销售的两艘游艇就被证实以低报价格的手法逃税数十万元。他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最后被判刑,他那些贪图小利的客户同样没有逃脱法律的惩罚。最富戏剧性的一幕出现在文章开头提到的那位客户身上。尽管是一位成功的商人,但当他听说逃避关税也是一种刑事犯罪的时候,他崩溃了。他想象中的走私是在月黑风高的夜里乘船到某个偏僻海岸,然后卸下货物——这是电影灌输给他的。他甚至如此向办案人员剖白:我能够买得起游艇,又怎么会为了几十万块钱去走私?
受到考验的国家财富
海关是国门的象征。中国早在2000多年前的周代就已在各诸侯国边境上设“关”,并征“关市之赋”,为周王朝法定“九赋”之一,关税即成为国家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随后,公元712年(唐玄宗开元元年)在广州设市舶司,其后,宋、元、明都予沿习。至1684年(清康熙二十三年),清政府先后在广州、厦门、定海、上海设立粤、闽、浙、江四海关,以征收关税为主要任务,中国历史上首次以“海关”命名的国家对外贸易征税机构,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走私的本质是偷逃关税,不管采取什么样的形式。1990年代后期,走私之风猖獗到使高层认为有“亡党亡国”之虞。组建一支专司稽查走私的警察队伍的动议提上日程。1999年1月,中国海关总署成立了走私犯罪侦查局,专门负责打击走私。
海关缉私局隶属海关,目的是为了实行垂直管理。海关总署走私犯罪侦查局成立4天之后,上海海关走私犯罪侦查分局(上海海关缉私局前身)成立。这个部门成立10年来,见证的走私与反走私较量不可谓不多。用上海海关缉私局一位侦查员的话说,无知并不必然导致犯罪。但是因为无知而妄为,欲望就会无视边界的存在。在走私一事上,无知和贪欲往往是同时出现,当然,铤而走险的案例也比比皆是。
同样是在外港缉私分局,我们还听到另外一个故事。2008年海关缉私警察的专项打私行动中,一个重要的内容是打击化肥走私。在金融危机累及大宗商品市场之前,国际油价连年飙升,导致化肥在内的石油产品价格 跟着飙升,由于中国的化肥价格执行政府管制,由此导致了国内和国外价格差越拉越大。为了保证国内供应和政府补贴能够最大程度地惠及本国国民,中国对化肥出口征收135%的惩罚性关税 。一个厦门人在国内组织了大批化肥货源,以每个货柜1.2万元的价格,托给一群年轻人代办通关事宜。后者于是将化肥伪报成一种零关税的化工产品,试图骗逃关税。
针对那些因为显著的国际价差进行走私的行为,缉私部门适时会采取专项行动。在上海海关缉私局先后组织的专项行动中,所涉及的商品包括香烟、船舶、水产品、棉花、二手钢琴、废金属、葡萄酒、燃气发动机以及化工品、粮食、化肥、钢铁、镁砂、稀土等等。
作为一个国际性口岸,上海港口集装箱吞吐量逐年增加,2007年达到世界第二,货物吞吐量继续保持世界第一。上海海关是中国关税征收最多的海关之一。缉私工作本质上是维护法规的尊严和关税的正常征收。自1999年1月到2008年月,上海海关缉私警察共立案侦查走私犯罪案件有749起,案值达到40亿元,办理走私行政案件1万多起,案值50多亿元,罚没入库一项,达到8.74个亿。中国的国家财富的确每时每刻都在受到走私行为的考验。
被走私败坏的市场
伪报品名、伪报价格和伪报数量,这“三伪”是逃避关税的一般手法。对不同的商品征收不同税率的关税,是现代国家调节进出口贸易的常见手段。因为这些商品种类之多,税率之繁复,将高税率商品假报成低税率商品品名屡见不鲜。曾经有人将天然气发动机报成柴油发动机,原因是柴油发动机的关税税率为5%,而其他(包括天然气发动机)税率高达18%。实际上,各类发动机外观十分相似,如果不是专业的工程技术人员,几乎不能发现其中的差别。上海海关缉私警察遍查国内几乎所有的天然气发动机需求方,发现这种走私行为自我国刚开始引进天然气发动机时就开始了。伪报品名是行业性的。这个案子牵出了国内其他海关数起相似的走私案件。
行业性走私正在败坏中国的贸易和商业环境,这个过程中“劣币驱逐良币”的效应尤其应该引起注意。以低报价格或伪报品名的形式偷逃关税的贸易商,藉此获得更高的利润,那些合法申报关税的贸易商在竞争中就处于不利的地位。2008年,上海缉私局洋山分局查处一起以低报价格逃避关税的案件,被查出的境外葡萄酒贸易商无奈地说,作为进入中国最早的葡萄酒贸易商之一,他们面临低报关税的同行的无情竞争。尤其是在高档进口葡萄酒这个领域里,低报价格逃避关税的现象十分严重。有人曾以著名的波尔多葡萄酒品牌拉斐为例算过一笔账。在香港市场上,2005年拉斐每支价格在1万元左右,加上正常的关税(综合税率为48.5%左右)和中间环节费用,在内地的销售价格应该卖到2万元一支,但大多数时候的实际售价要远低于这个数字。难道贸易商都是在做亏本买卖吗?答案显然并非如此。
这里面的差价,实际是流失掉了的国家财富。时至今日,在世界范围内,金融、证券、期货、计算机等犯罪已将那些传统的涉及财产的犯罪挤兑成了不起眼的小角色,而走私这一形式古老而手段现代的犯罪依然在现代经济犯罪排行榜上牢牢地占据着一个位置,因为它所带来的诱惑实在太大,将那些无法抵制诱惑的人们的欲望一次次地从内心深处勾沉升腾起来。
走私化肥案中,被捕的嫌疑人共有6人,分散在各地。他们都不是货主,而是为外贸服务的物流公司的工作人员。在货运代理业内,以伪报品名、伪报价格和伪报数量的形式逃避关税,然后收取货主的报酬,已经渐有蔓延之势。这让打击走私的成本不断增加,任务也更加繁重。
走私化肥案中的涉案人员都很年轻,全部是所谓“80后”。这个行业中有不少年轻人公开在网络上发布信息,愿意为走私跑腿出力。作为货运代理,他们并非不知道其中的刑事风险。但这个行业中那些因为走私暴富的同龄人对他们来说,既是巨大的刺激,也是巨大的吸引。
这种被缉私警察称作“赌一把”的走私形式,以及涉案人员年轻化和行事方式的网络化和专业化,近年来有明显增加的势头。若干qq群里活跃着许多这样的信息,把这些原本分散在全国各地,素不相识,仅仅因为铤而走险的年轻人纠结在一起。尽管技术手段在不断更新,但关于走私,第一动力永远是对财富的贪念。
看不到终点的斗争
走私并非仅止于偷逃税款。除了涉税
海关关务技巧培训、企业管理培训、研发人员绩效考核培训、金融危机下的企业管理培训、国际贸易培训也是近期大家关注的话题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络!
如果在外贸工作中有不清楚的可以向世商管理刘希洪专家咨询,我们20多年专注企业供应链安全管理培训,涉及国际贸易、关务培训,aeo认证、海外营销、进出口实务、海关新政、商品归类、人力资源、生产管理、战略采购、供应链物流、中高层管理,通用管理等。提供企业内训和公开课及咨询辅导。